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079192.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這次派對,除了少數需要打招呼的客人,西蒙就一直待在別墅東側的酒吧里。

    主要就是玩。

    還是左擁右抱的那種,打算今晚醉臥美人膝上。

    該做的都已經做過,該吩咐的也吩咐過。其他的就是下屬去執行,做好了有獎勵,搞砸了就懲罰,實在過頭,那就掃地出門,就像《心靈捕手》劇本引發的那個小插曲。無論如何,如果事事都讓他這個老板出面,那也太不像話。

    其實從去年開始西蒙就在不斷下放很多事情,似乎還開始動輒沉溺聲色犬馬,其實也是故意放手。

    希望能夠脫離劇中。

    旁觀者清。

    而在此之前,對于維斯特洛體系,無論是時而宏觀管理,時而微觀操作,西蒙其實都對自己的商業帝國抓得很緊。

    現在放松一下,一張一弛,也能讓緊繃過程中無法顯現或者身處局中無法看到的問題展現出來。另外也能夠脫離繁重的日常事務,從容地對維斯特洛體系的下一部進行思考和布局。

    就像最近幾個月,西蒙其實就在思考很多事情。

    關于好萊塢。

    關于華爾街。

    關于中國。

    關于歐洲。

    甚至,還有點大方向的,關于整個世界的未來。

    西蒙私下里很長一段時間都在糾結一個問題:為什么歷史給人類唯一的教訓,會是人類從來不吸取教訓。

    為什么總是在輪回?

    為什么大洋彼岸的中國持續了兩千年的朝代輪回?

    為什么近代以來,戰爭,戰爭,戰爭,還是戰爭,甚至人類自我毀滅式的第三次世界大戰在西蒙的預判中都根本無法避免?

    長時間的思考中,西蒙想清楚了其中很多問題。

    至少,西蒙自認為想到了一個合乎邏輯的答案,乃至解決這些問題的可能方向。

    只不過,然后呢?

    西蒙從來不想當什么救世主,甚至,思考越多,西蒙的思緒都忍不住開始向珍妮特靠攏。

    好像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

    珍妮特說自己的夢想,毀滅世界。

    西蒙覺得毀滅世界不太好,不如就統治世界吧。

    然而,當對一些問題思考過度,西蒙最后發現,他很多時候都開始像很多電影里的大反派,認為人類不值得拯救而選擇毀滅世界。

    人間不值得。

    ……

    ……

    這次派對,除了少數需要打招呼的客人,西蒙就一直待在別墅東側的酒吧里。

    主要就是玩。

    還是左擁右抱的那種,打算今晚醉臥美人膝上。

    該做的都已經做過,該吩咐的也吩咐過。其他的就是下屬去執行,做好了有獎勵,搞砸了就懲罰,實在過頭,那就掃地出門,就像《心靈捕手》劇本引發的那個小插曲。無論如何,如果事事都讓他這個老板出面,那也太不像話。

    其實從去年開始西蒙就在不斷下放很多事情,似乎還開始動輒沉溺聲色犬馬,其實也是故意放手。

    希望能夠脫離劇中。

    旁觀者清。

    而在此之前,對于維斯特洛體系,無論是時而宏觀管理,時而微觀操作,西蒙其實都對自己的商業帝國抓得很緊。

    現在放松一下,一張一弛,也能讓緊繃過程中無法顯現或者身處局中無法看到的問題展現出來。另外也能夠脫離繁重的日常事務,從容地對維斯特洛體系的下一部進行思考和布局。

    就像最近幾個月,西蒙其實就在思考很多事情。

    關于好萊塢。

    關于華爾街。

    關于中國。

    關于歐洲。

    甚至,還有點大方向的,關于整個世界的未來。

    西蒙私下里很長一段時間都在糾結一個問題:為什么歷史給人類唯一的教訓,會是人類從來不吸取教訓。

    為什么總是在輪回?

    為什么大洋彼岸的中國持續了兩千年的朝代輪回?

    為什么近代以來,戰爭,戰爭,戰爭,還是戰爭,甚至人類自我毀滅式的第三次世界大戰在西蒙的預判中都根本無法避免?

    長時間的思考中,西蒙想清楚了其中很多問題。

    至少,西蒙自認為想到了一個合乎邏輯的答案,乃至解決這些問題的可能方向。

    只不過,然后呢?

    西蒙從來不想當什么救世主,甚至,思考越多,西蒙的思緒都忍不住開始向珍妮特靠攏。

    好像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

    珍妮特說自己的夢想,毀滅世界。

    西蒙覺得毀滅世界不太好,不如就統治世界吧。

    然而,當對一些問題思考過度,西蒙最后發現,他很多時候都開始像很多電影里的大反派,認為人類不值得拯救而選擇毀滅世界。

    人間不值得。

    這次派對,除了少數需要打招呼的客人,西蒙就一直待在別墅東側的酒吧里。

    主要就是玩。

    還是左擁右抱的那種,打算今晚醉臥美人膝上。

    該做的都已經做過,該吩咐的也吩咐過。其他的就是下屬去執行,做好了有獎勵,搞砸了就懲罰,實在過頭,那就掃地出門,就像《心靈捕手》劇本引發的那個小插曲。無論如何,如果事事都讓他這個老板出面,那也太不像話。

    其實從去年開始西蒙就在不斷下放很多事情,似乎還開始動輒沉溺聲色犬馬,其實也是故意放手。

    希望能夠脫離劇中。

    旁觀者清。

    而在此之前,對于維斯特洛體系,無論是時而宏觀管理,時而微觀操作,西蒙其實都對自己的商業帝國抓得很緊。

    現在放松一下,一張一弛,也能讓緊繃過程中無法顯現或者身處局中無法看到的問題展現出來。另外也能夠脫離繁重的日常事務,從容地對維斯特洛體系的下一部進行思考和布局。

    就像最近幾個月,西蒙其實就在思考很多事情。

    關于好萊塢。

    關于華爾街。

    關于中國。

    關于歐洲。

    甚至,還有點大方向的,關于整個世界的未來。

    西蒙私下里很長一段時間都在糾結一個問題:為什么歷史給人類唯一的教訓,會是人類從來不吸取教訓。

    為什么總是在輪回?

    為什么大洋彼岸的中國持續了兩千年的朝代輪回?

    為什么近代以來,戰爭,戰爭,戰爭,還是戰爭,甚至人類自我毀滅式的第三次世界大戰在西蒙的預判中都根本無法避免?

    長時間的思考中,西蒙想清楚了其中很多問題。

    至少,西蒙自認為想到了一個合乎邏輯的答案,乃至解決這些問題的可能方向。

    只不過,然后呢?

    西蒙從來不想當什么救世主,甚至,思考越多,西蒙的思緒都忍不住開始向珍妮特靠攏。

    好像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

    珍妮特說自己的夢想,毀滅世界。

    西蒙覺得毀滅世界不太好,不如就統治世界吧。

    然而,當對一些問題思考過度,西蒙最后發現,他很多時候都開始像很多電影里的大反派,認為人類不值得拯救而選擇毀滅世界。

    人間不值得。

    這次派對,除了少數需要打招呼的客人,西蒙就一直待在別墅東側的酒吧里。

    主要就是玩。

    還是左擁右抱的那種,打算今晚醉臥美人膝上。

    該做的都已經做過,該吩咐的也吩咐過。其他的就是下屬去執行,做好了有獎勵,搞砸了就懲罰,實在過頭,那就掃地出門,就像《心靈捕手》劇本引發的那個小插曲。無論如何,如果事事都讓他這個老板出面,那也太不像話。

    其實從去年開始西蒙就在不斷下放很多事情,似乎還開始動輒沉溺聲色犬馬,其實也是故意放手。

    希望能夠脫離劇中。

    旁觀者清。

    而在此之前,對于維斯特洛體系,無論是時而宏觀管理,時而微觀操作,西蒙其實都對自己的商業帝國抓得很緊。

    現在放松一下,一張一弛,也能讓緊繃過程中無法顯現或者身處局中無法看到的問題展現出來。另外也能夠脫離繁重的日常事務,從容地對維斯特洛體系的下一部進行思考和布局。

    就像最近幾個月,西蒙其實就在思考很多事情。

    關于好萊塢。

    關于華爾街。

    關于中國。

    關于歐洲。

    甚至,還有點大方向的,關于整個世界的未來。

    西蒙私下里很長一段時間都在糾結一個問題:為什么歷史給人類唯一的教訓,會是人類從來不吸取教訓。

    為什么總是在輪回?

    為什么大洋彼岸的中國持續了兩千年的朝代輪回?

    為什么近代以來,戰爭,戰爭,戰爭,還是戰爭,甚至人類自我毀滅式的第三次世界大戰在西蒙的預判中都根本無法避免?

    長時間的思考中,西蒙想清楚了其中很多問題。

    至少,西蒙自認為想到了一個合乎邏輯的答案,乃至解決這些問題的可能方向。

    只不過,然后呢?

    西蒙從來不想當什么救世主,甚至,思考越多,西蒙的思緒都忍不住開始向珍妮特靠攏。

    好像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

    珍妮特說自己的夢想,毀滅世界。

    西蒙覺得毀滅世界不太好,不如就統治世界吧。

    然而,當對一些問題思考過度,西蒙最后發現,他很多時候都開始像很多電影里的大反派,認為人類不值得拯救而選擇毀滅世界。

    人間不值得。

    這次派對,除了少數需要打招呼的客人,西蒙就一直待在別墅東側的酒吧里。

    主要就是玩。

    還是左擁右抱的那種,打算今晚醉臥美人膝上。

    該做的都已經做過,該吩咐的也吩咐過。其他的就是下屬去執行,做好了有獎勵,搞砸了就懲罰,實在過頭,那就掃地出門,就像《心靈捕手》劇本引發的那個小插曲。無論如何,如果事事都讓他這個老板出面,那也太不像話。

    其實從去年開始西蒙就在不斷下放很多事情,似乎還開始動輒沉溺聲色犬馬,其實也是故意放手。

    希望能夠脫離劇中。

    旁觀者清。

    而在此之前,對于維斯特洛體系,無論是時而宏觀管理,時而微觀操作,西蒙其實都對自己的商業帝國抓得很緊。

    現在放松一下,一張一弛,也能讓緊繃過程中無法顯現或者身處局中無法看到的問題展現出來。另外也能夠脫離繁重的日常事務,從容地對維斯特洛體系的下一部進行思考和布局。

    就像最近幾個月,西蒙其實就在思考很多事情。

    關于好萊塢。

    關于華爾街。

    關于中國。

    關于歐洲。

    甚至,還有點大方向的,關于整個世界的未來。

    西蒙私下里很長一段時間都在糾結一個問題:為什么歷史給人類唯一的教訓,會是人類從來不吸取教訓。

    為什么總是在輪回?

    為什么大洋彼岸的中國持續了兩千年的朝代輪回?

    為什么近代以來,戰爭,戰爭,戰爭,還是戰爭,甚至人類自我毀滅式的第三次世界大戰在西蒙的預判中都根本無法避免?

    長時間的思考中,西蒙想清楚了其中很多問題。

    至少,西蒙自認為想到了一個合乎邏輯的答案,乃至解決這些問題的可能方向。

    只不過,然后呢?

    西蒙從來不想當什么救世主,甚至,思考越多,西蒙的思緒都忍不住開始向珍妮特靠攏。

    好像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

    珍妮特說自己的夢想,毀滅世界。

    西蒙覺得毀滅世界不太好,不如就統治世界吧。

    然而,當對一些問題思考過度,西蒙最后發現,他很多時候都開始像很多電影里的大反派,認為人類不值得拯救而選擇毀滅世界。

    人間不值得。

    這次派對,除了少數需要打招呼的客人,西蒙就一直待在別墅東側的酒吧里。

    主要就是玩。

    還是左擁右抱的那種,打算今晚醉臥美人膝上。

    該做的都已經做過,該吩咐的也吩咐過。其他的就是下屬去執行,做好了有獎勵,搞砸了就懲罰,實在過頭,那就掃地出門,就像《心靈捕手》劇本引發的那個小插曲。無論如何,如果事事都讓他這個老板出面,那也太不像話。

    其實從去年開始西蒙就在不斷下放很多事情,似乎還開始動輒沉溺聲色犬馬,其實也是故意放手。

    旁觀者清。

    而在此之前,對于維斯特洛體系,無論是時宏觀管理,時而微觀操作,西蒙其實都對自己的商業帝國抓得很緊。

    現在放松一下,一張一弛,也能讓緊繃過程中無法顯現或者身處局中無法看到的問題展現出來。另外也能夠脫離繁重的日常事務,從容地對維斯特洛體系的下一部進行思考和布局。

    就像最近幾個月,西蒙其實就在思考很多事情。

    甚至,還有點大方向的,關于整個世界的未來。

    西蒙私下里很長一段時間都在糾結一個問題:為什么歷史給人類唯一的教訓,會是人類從來不吸取教訓。百度一下“狩獵好萊塢杰眾文學”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079192.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