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079192.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防盜貼章節

    曼哈頓中城區,希爾頓酒店宴會廳的汀科拜爾路演啟動酒會上。

    格蕾絲·斯普爾特姿態隨意毫無破綻地和西蒙聊了一會兒,看到那位本來要走過來的c女郎克萊爾·蓋因又被一位賓客攔住,于是又停下要離開的腳步,望著西蒙輕聲道:“還有,你從烏克蘭送來的那個女孩,資質很不錯,只是性格實在太不乖巧了一些。elte在烏克蘭的業務已經展開,要不順便再幫你挑一些送到你在里夫尼的別墅里?”

    格蕾絲說的是烏克蘭那邊某位高個子籃球女郎伊芙·貝索諾斯科娃的妹妹,柳德米拉·貝索諾斯科娃。

    西蒙去年隨口為那女孩安排了一年時間的專業模特訓練,然后就交到了格蕾絲這邊。

    已經是1月底。

    今年春季的時裝周將會在2月8日開幕,某只性格跳脫叛逆的小妖精已經在紐約為自己的首秀做準備,當下和陪伴而來的伊芙一起住在上西區維斯特洛家族專為女侍女衛提供的宿舍公寓內。

    身邊已經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因此現在無論是什么外貌個性的女孩都很難引起西蒙的特別注意,對于柳德米拉的安排,完全只是西蒙覺得那丫頭很適合成為一個模特,僅此而已。

    不過,對于格蕾絲的心思,西蒙這次就沒有再拒絕,點頭道:“好啊,挑選聰明一點的,嗯,首先當然要漂亮!

    格蕾絲道:“你不覺得笨女人其實才更好應對嗎,聰明女人通常都不夠安分?”

    “難道你也不安分嗎?”

    “是啊,”格蕾絲目光與西蒙對視著,半真半假道:“晚餐時還忍不住產生過一個念頭,生一個你的孩子,騙點贍養費之類!

    西蒙笑著輕輕搖頭:“你不用生孩子,想要贍養費的話我也可以給你!

    “就像,東92街前段時間剛剛嫁掉的那個女人一樣?”

    “嗯?哦,你是說勞拉,這可不一樣!

    勞拉·格拉爾夫。

    格蕾絲不提起,西蒙都快要忘記,當初的那些事情之后,格拉爾夫母女三個被拆開,只剩下勞拉·格拉爾夫還住在曼哈頓,因為對那個女人沒了興趣,又不想閑極生事,就讓她自己找了個下家嫁掉,西蒙還慷慨地把上東區92街的那棟別墅給她當了陪嫁,算是了結。

    聽西蒙這么說,格蕾絲就沒有再追問。

    記得男人曾經就說過。

    現在看來,確實不一樣。

    很不一樣。

    其實,突然在他面前提起這件事,只是她不由自主的一個小試探。

    確認真的不一樣。

    就像她總是把公司的模特送到他身邊,就像昨天回來時故意帶上布萊絲,就像剛剛提起幫他挑選女孩子,就像其實是出于某種古怪的羨慕而說起密特朗的葬禮,就像昨晚說胡話一樣表示會找一些漂亮女孩給他殉情。

    歸根結底,還是內心本能的不安全感在作祟。

    這樣反反復復反反復復,此時此刻,突然就放下心來。

    總是不一樣的。

    而且,他連一個玩物都那么照顧,對她有怎么可能太差。

    當然也不能奢望更多。

    他也說了,喜歡聰明女人,聰明女人都知道該做什么不該做什么。

    克萊爾·蓋因、陳晴和林素此時一起走了過來,打斷了這種古怪的相處,格蕾絲連忙恢復若無其事,和三女打過招呼,主動走開。

    ……

    ……

    曼哈頓中城區,希爾頓酒店宴會廳的汀科拜爾路演啟動酒會上。

    格蕾絲·斯普爾特姿態隨意毫無破綻地和西蒙聊了一會兒,看到那位本來要走過來的c女郎克萊爾·蓋因又被一位賓客攔住,于是又停下要離開的腳步,望著西蒙輕聲道:“還有,你從烏克蘭送來的那個女孩,資質很不錯,只是性格實在太不乖巧了一些。elte在烏克蘭的業務已經展開,要不順便再幫你挑一些送到你在里夫尼的別墅里?”

    格蕾絲說的是烏克蘭那邊某位高個子籃球女郎伊芙·貝索諾斯科娃的妹妹,柳德米拉·貝索諾斯科娃。

    西蒙去年隨口為那女孩安排了一年時間的專業模特訓練,然后就交到了格蕾絲這邊。

    已經是1月底。

    今年春季的時裝周將會在2月8日開幕,某只性格跳脫叛逆的小妖精已經在紐約為自己的首秀做準備,當下和陪伴而來的伊芙一起住在上西區維斯特洛家族專為女侍女衛提供的宿舍公寓內。

    身邊已經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因此現在無論是什么外貌個性的女孩都很難引起西蒙的特別注意,對于柳德米拉的安排,完全只是西蒙覺得那丫頭很適合成為一個模特,僅此而已。

    不過,對于格蕾絲的心思,西蒙這次就沒有再拒絕,點頭道:“好啊,挑選聰明一點的,嗯,首先當然要漂亮!

    格蕾絲道:“你不覺得笨女人其實才更好應對嗎,聰明女人通常都不夠安分?”

    “難道你也不安分嗎?”

    “是啊,”格蕾絲目光與西蒙對視著,半真半假道:“晚餐時還忍不住產生過一個念頭,生一個你的孩子,騙點贍養費之類!

    西蒙笑著輕輕搖頭:“你不用生孩子,想要贍養費的話我也可以給你!

    “就像,東92街前段時間剛剛嫁掉的那個女人一樣?”

    “嗯?哦,你是說勞拉,這可不一樣!

    勞拉·格拉爾夫。

    格蕾絲不提起,西蒙都快要忘記,當初的那些事情之后,格拉爾夫母女三個被拆開,只剩下勞拉·格拉爾夫還住在曼哈頓,因為對那個女人沒了興趣,又不想閑極生事,就讓她自己找了個下家嫁掉,西蒙還慷慨地把上東區92街的那棟別墅給她當了陪嫁,算是了結。

    聽西蒙這么說,格蕾絲就沒有再追問。

    記得男人曾經就說過。

    現在看來,確實不一樣。

    很不一樣。

    其實,突然在他面前提起這件事,只是她不由自主的一個小試探。

    確認真的不一樣。

    就像她總是把公司的模特送到他身邊,就像昨天回來時故意帶上布萊絲,就像剛剛提起幫他挑選女孩子,就像其實是出于某種古怪的羨慕而說起密特朗的葬禮,就像昨晚說胡話一樣表示會找一些漂亮女孩給他殉情。

    歸根結底,還是內心本能的不安全感在作祟。

    這樣反反復復反反復復,此時此刻,突然就放下心來。

    總是不一樣的。

    而且,他連一個玩物都那么照顧,對她有怎么可能太差。

    當然也不能奢望更多。

    他也說了,喜歡聰明女人,聰明女人都知道該做什么不該做什么。

    克萊爾·蓋因、陳晴和林素此時一起走了過來,打斷了這種古怪的相處,格蕾絲連忙恢復若無其事,和三女打過招呼,主動走開。

    曼哈頓中城區,希爾頓酒店宴會廳的汀科拜爾路演啟動酒會上。

    格蕾絲·斯普爾特姿態隨意毫無破綻地和西蒙聊了一會兒,看到那位本來要走過來的c女郎克萊爾·蓋因又被一位賓客攔住,于是又停下要離開的腳步,望著西蒙輕聲道:“還有,你從烏克蘭送來的那個女孩,資質很不錯,只是性格實在太不乖巧了一些。elte在烏克蘭的業務已經展開,要不順便再幫你挑一些送到你在里夫尼的別墅里?”

    格蕾絲說的是烏克蘭那邊某位高個子籃球女郎伊芙·貝索諾斯科娃的妹妹,柳德米拉·貝索諾斯科娃。

    西蒙去年隨口為那女孩安排了一年時間的專業模特訓練,然后就交到了格蕾絲這邊。

    已經是1月底。

    今年春季的時裝周將會在2月8日開幕,某只性格跳脫叛逆的小妖精已經在紐約為自己的首秀做準備,當下和陪伴而來的伊芙一起住在上西區維斯特洛家族專為女侍女衛提供的宿舍公寓內。

    身邊已經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因此現在無論是什么外貌個性的女孩都很難引起西蒙的特別注意,對于柳德米拉的安排,完全只是西蒙覺得那丫頭很適合成為一個模特,僅此而已。

    不過,對于格蕾絲的心思,西蒙這次就沒有再拒絕,點頭道:“好啊,挑選聰明一點的,嗯,首先當然要漂亮!

    格蕾絲道:“你不覺得笨女人其實才更好應對嗎,聰明女人通常都不夠安分?”

    “難道你也不安分嗎?”

    “是啊,”格蕾絲目光與西蒙對視著,半真半假道:“晚餐時還忍不住產生過一個念頭,生一個你的孩子,騙點贍養費之類!

    西蒙笑著輕輕搖頭:“你不用生孩子,想要贍養費的話我也可以給你!

    “就像,東92街前段時間剛剛嫁掉的那個女人一樣?”

    “嗯?哦,你是說勞拉,這可不一樣!

    勞拉·格拉爾夫。

    格蕾絲不提起,西蒙都快要忘記,當初的那些事情之后,格拉爾夫母女三個被拆開,只剩下勞拉·格拉爾夫還住在曼哈頓,因為對那個女人沒了興趣,又不想閑極生事,就讓她自己找了個下家嫁掉,西蒙還慷慨地把上東區92街的那棟別墅給她當了陪嫁,算是了結。

    聽西蒙這么說,格蕾絲就沒有再追問。

    記得男人曾經就說過。

    現在看來,確實不一樣。

    很不一樣。

    其實,突然在他面前提起這件事,只是她不由自主的一個小試探。

    確認真的不一樣。

    就像她總是把公司的模特送到他身邊,就像昨天回來時故意帶上布萊絲,就像剛剛提起幫他挑選女孩子,就像其實是出于某種古怪的羨慕而說起密特朗的葬禮,就像昨晚說胡話一樣表示會找一些漂亮女孩給他殉情。

    歸根結底,還是內心本能的不安全感在作祟。

    這樣反反復復反反復復,此時此刻,突然就放下心來。

    總是不一樣的。

    而且,他連一個玩物都那么照顧,對她有怎么可能太差。

    當然也不能奢望更多。

    他也說了,喜歡聰明女人,聰明女人都知道該做什么不該做什么。

    克萊爾·蓋因、陳晴和林素此時一起走了過來,打斷了這種古怪的相處,格蕾絲連忙恢復若無其事,和三女打過招呼,主動走開。

    曼哈頓中城區,希爾頓酒店宴會廳的汀科拜爾路演啟動酒會上。

    格蕾絲·斯普爾特姿態隨意毫無破綻地和西蒙聊了一會兒,看到那位本來要走過來的c女郎克萊爾·蓋因又被一位賓客攔住,于是又停下要離開的腳步,望著西蒙輕聲道:“還有,你從烏克蘭送來的那個女孩,資質很不錯,只是性格實在太不乖巧了一些。elte在烏克蘭的業務已經展開,要不順便再幫你挑一些送到你在里夫尼的別墅里?”

    格蕾絲說的是烏克蘭那邊某位高個子籃球女郎伊芙·貝索諾斯科娃的妹妹,柳德米拉·貝索諾斯科娃。

    西蒙去年隨口為那女孩安排了一年時間的專業模特訓練,然后就交到了格蕾絲這邊。

    已經是1月底。

    今年春季的時裝周將會在2月8日開幕,某只性格跳脫叛逆的小妖精已經在紐約為自己的首秀做準備,當下和陪伴而來的伊芙一起住在上西區維斯特洛家族專為女侍女衛提供的宿舍公寓內。

    身邊已經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因此現在無論是什么外貌個性的女孩都很難引起西蒙的特別注意,對于柳德米拉的安排,完全只是西蒙覺得那丫頭很適合成為一個模特,僅此而已。

    不過,對于格蕾絲的心思,西蒙這次就沒有再拒絕,點頭道:“好啊,挑選聰明一點的,嗯,首先當然要漂亮!

    格蕾絲道:“你不覺得笨女人其實才更好應對嗎,聰明女人通常都不夠安分?”

    “難道你也不安分嗎?”

    “是啊,”格蕾絲目光與西蒙對視著,半真半假道:“晚餐時還忍不住產生過一個念頭,生一個你的孩子,騙點贍養費之類!

    西蒙笑著輕輕搖頭:“你不用生孩子,想要贍養費的話我也可以給你!

    勞拉·格拉爾夫。

    格蕾絲不提起,西蒙都快記,當初的那些事情之后,格拉爾夫母女三個被拆開,只剩下勞拉·格拉爾夫還住在曼哈頓,因為對那個女人沒了興趣,又不想閑極生事,就讓她自己找了個下家嫁掉,西蒙還慷慨地把上東區92街的那棟別墅給她當了陪嫁,算是了結。

    就像她總是把公司的模特送到他身邊,就像昨天回來時故意帶上布萊絲,就像剛剛提起幫他挑選女孩子,就像其實是出于某種古怪的羨慕而說起密特朗的葬禮,就像昨晚說胡話一樣表示會找一些漂亮女孩給他殉情。百度一下“狩獵好萊塢杰眾文學”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079192.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