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079192.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事生在十年前,那時候的孔杰才剛剛成為一名刑警,正是他意氣風的時候。

    當時的他,可以說是一路順分順水,從警校畢業之后,順利了進入了刑警隊,并且成了蔣鵬飛的徒弟。

    當時的蔣鵬飛不只是在濱海十分有名氣,甚至在整個警隊系統,都是出名的傳人物。

    跟在這樣的人物后,孔杰可以說是走到哪里,都是昂的。

    而他第一次經手的案子,就是一個搶劫殺人案,當時他急著表現一下自己的能力,為了這個案子,幾乎整整半個月的時間都沒有合眼,天天吃住都在警局里面,就是想要早點將案子破了,到時候不僅是在師傅的面前能抬得起頭來,可以大聲的對師傅說自己沒有給他丟人。

    可事實證明,太過于急功近利,往往會因為一時心急,事倍功半。

    查了將近半個月的時間,這個案子才好不容易將嫌疑人鎖定了,是一個叫樊齊達的豬販子。

    這個人早年就因為打架斗毆被抓過一次,勞教了一年多之后才放出來,當時調查的時候,說是這個人已經在外面己婚生子了,這幾年時間子過的也算不錯,按說也不至于做這樣的事!

    當時蔣鵬飛就在想這件事,或許里面還有什么原因,并不是眾人判斷的這樣。

    可是孔杰當時心急,生怕樊齊達聽到什么風聲直接就跑了,當時就要到家里抓人。

    蔣鵬飛也知道新人都有點想表現的*望,這不是壞事,本重大線索也是孔杰查出來的,這一次就聽他一次,帶著他直接上門找樊齊達。

    可是沒想到,到了樊齊達的家里時,蔣鵬飛聽說這幾天的時間,樊齊達一直都在家里,就連大門都沒有出過。

    要不是居委會的主任幫忙確定了一下,樊齊達就在家里,他們都以為人跑了那。

    可為什么樊齊達明明就在家里,卻一直不出門那?

    這一點給蔣鵬飛引起了很大的疑惑,決定先在外面等等看,盡量等他出來在抓人。

    他實在不想在樊齊達的家人面前將人帶走,這對他們來說,實在太難以接受了,能等則等一下吧!

    只是他能等,孔杰等不了,也沒有蔣鵬飛的這些經驗,更加沒有他師傅想的那么多,趁著師傅下車方便的時間,一個人拎著手qiang直接就沖了進去。

    將還在房間里面做飯的樊齊達直接按在了地上,掏出手銬就將人帶了出來。

    根本就沒有注意到,當時正坐在門后等著吃飯的孩子,看到他沖進來將父親按到在地上,給他留下了多么不可磨滅的印象。

    當時蔣鵬飛看到孔杰已經將人抓了回來,臉上并沒有一點高興的神色,反倒是直接沖進了院子里,將坐在地上的孩子抱了起來,送回了屋里,跟他家里的人說了一下這邊的況。

    也盡量將事往好了說,只是說需要協助調查而已,并沒有說的那么嚴重。

    解決了后面的事之后,蔣鵬飛才從院子里面出來,孔杰直到現在都記得當時師傅的臉色有多難看。

    在他的印象,師傅是從來不喝酒的,也就是那一次案子結束之后,蔣鵬飛請孔杰在外面喝了一頓酒。

    可這頓酒喝的分外苦澀,全程蔣鵬飛似乎都有點不想跟孔杰說話。

    直到兩杯酒下肚之后,蔣鵬飛才跟孔杰說道:“我們都知道樊齊達就在里面,可誰都沒有想過要在他家里動手抓人,你知道為什么嗎?他有罪不假,可他的家人是無辜的,讓他們看到我們抓人的一幕,你知道對他們是一種多重的打擊嗎?我進去看到那個孩子時,我看的出來他在恨我,我曾經犯過這樣的錯,我不希望你也走錯這一步,這是一個一輩子都解不開的心結!

    這句話,是蔣鵬飛收下孔杰這而徒弟之后,說的最重的一次話,也是他這輩子都忘不了的一句話。

    樊齊達因為搶劫殺人罪,最后被判了無期,當時才五歲左右的小樊光就這樣成了一個沒有父母的孩子,只能跟著年邁的生活。

    據樊齊達說,他并不想走上這條路,本來娶了老婆,有了孩子之后,他已經不想在干以前的那些勾當了,平常就在外面買點豬,一家人也能吃的飽,安安穩穩的好。

    可一年前,孩子突然生病了,家里為了給孩子治病,花光了手上的所有積蓄,老婆因為受不了這種壓力,最后選擇了離家出走,將孩子留給了他。

    可他從來沒有想過要放棄孩子,直到他手上所有的錢都花光了,能借的親戚朋友都借遍了,他也徹底走投無路了,他不想看著孩子才五歲就這樣被病魔折磨死,只能重cao}舊業。

    不過沒想到,這一次他失手了,被害人因為反抗被他失手殺死,搶來的錢全都給孩子治病了,好在老天爺可憐,這孩子最后過來了。

    原本孩子已經好了,他也可以跑的,可他知道,只要他一走,今后就在沒有見到兒子的機會了,他的下半生將在逃亡度過。

    所以他沒有跑,而是打算給兒子在做一頓飯,然后就到警局去自,爭取自己還有一天能從里面活著出來,還有機會在見到自己的兒子成家,他這輩子也算是心滿意足了。

    只是沒有想到,這最后一頓飯還沒有做完,警察就已經趕到了,并且當著他兒子的面,將他抓走了。

    從那一天開始,孔杰心就一直懷著一份愧疚,不是對樊齊達有愧疚,警察抓賊,這是天經地義。

    可他終究是傷害了一個孩子幼小的心靈,這一點他一直都心過意不去。

    他也想過去看看樊光,可每一次見到這個孩子,所看到的都是那種仇視的眼神。

    久而久之他也不敢在去面對那個孩子了,只能在每個月了工資之后,拿著錢送到居委會去,找他們幫忙轉手送給樊光的。

    這一晃,十年過去了,樊光也漸漸長大了,可他的終究沒能等到他長大成人,在去年的時候就已經去世了。

    樊光因此輟學了,也成了一個孤兒,整天就在社會上游dang},偷偷摸摸的打點零工,賺點錢養活自己。

    還要將當年父親欠下的錢,還給那些親戚們。

    丁凡看了一下這孩子的資料,也大概的明白了這些年來,他都是怎么過來的。

    想想也知道過的一定不會好,本就是殺人犯的兒子,從小就沒有父母的教育,全靠著撿廢品換點飯錢,在學校被人欺負嘲笑也是少不了的。

    導致這個孩子格十分孤僻,沒有什么朋友,甚至就連老師都幫不上他。

    在他的心里,他拒絕任何人的幫助,也不想幫助任何人,小小年紀就已經養成了完全獨立的格,甚至獨立的有點叫人膽怯,不干接近他。

    本來學習上還是不錯的,只是因為上了高之后,病逝讓這個家庭一下變得雪上加霜了,沒有經濟來源的樊光,也不想接受別人的幫助,自己辦了退學手續,白天靠著撿廢品賺點錢,晚上找地方打零工,攢下的錢大部分都換給那些親戚了,剩下的一點錢,作為生活費。

    而孔杰每個月給他的那些錢,他其實一直都沒有動用過。

    以前都是接收的,當他知道了這一切之后,就在沒有動過這些錢,全都被他還給了居委會的主任,叫他幫忙轉交。

    到今年是三月份開始,樊光認識了李大同。

    因為李大同說他在監獄里面認識了樊光的父親,受人所托,照顧一下樊光,叫他有事就跟自己說。

    可樊光這個倔強的孩子,想來也不會接受他的幫助。

    而李大同在后來策劃bang jia的時候,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將這個未成年的孩子也騙了進去。

    丁凡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不過大概的想法還是知道一點的。

    無非就是想要利用樊光還是個孩子,不知道外面的險惡將他騙到了邊,說是跟著他做生意賺錢,其實干的都是些違法的勾當。

    至于樊光,他就算是后來知道了自己都在干什么,他恐怕也明白了,自己已經摘不干凈了,被牽連進來,就算是想要收手也來不及了。

    哪怕是心理不愿意,也只能硬著頭皮跟著了。

    “都怪我,好好的一個孩子,都是因為我當年的急功近利,不然現在他應該坐在教室里面上學,而不是……”

    “行了,這個時候不是叫你懺悔的時候,雖然他走錯了路,但也不是完全沒有機會,想想辦法,拉他回來就是了,但是當年將他爸送進監獄的是你,那這件事就你去辦吧!勞改農場走一趟,把人提出來!

    看了手上的資料,丁凡終于算是松了一口氣,好在樊光現在還沒有成年,一切還有機會,本也是被人忽悠進去的,只要他沒有做什么人神共憤的事,終究還是有機會的。

    真正需要關注的,其實還是樊光的心理問題。

    如果不是他的眼仇恨心理,現在就算是生活困苦,也總不會像現在這樣,站在懸崖的邊緣,隨時都有可能萬劫不復了。

    也正是因為他這個心理,丁凡才需要樊光的父親幫忙。

    說實在的,樊光的心就好像被一扇大鐵門緊鎖了一樣。

    這一扇大門已經完全將他跟外界隔開了,他不想跟任何人走的太近,對任何人都有很強的防備心理。

    尤其是在走了之后,他更加不愿意跟任何人接觸了。

    唯一能打開這道門的人,或許也只有他父親了。

    只不過這些年來,他從來沒有去看過他父親,也不知道樊齊達能不能成為這根鑰匙。

    說是在的,從以上了解的況來看,樊光已經有點危險了。

    當然危險的點主要還是在他的心理上,如果他連自己的父親也痛恨的話,恐怕他會產生一種厭世的心里。

    整個人被一種憎恨的心里所cao}縱,他不會在意任何人的生死,也不會跟任何人走的近一點,從本能上就會防備所有人,逐漸的遠離人群。

    將自己鎖在門的里面,誰都進不去,他也出不來,很有可能最后變成一個抑郁癥患者,到那個時候,這個孩子也就徹底的毀了。百度一下“平民神探杰眾文學”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079192.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