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完結感言和感謝福利

作者: 黑巖卓染  分類: 科幻靈異  更新時間:  直達底部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079192.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寶貝們,翻滾終于在今天完結了,正文加番外,歷時四個月,近120天。

    我剛剛洗了個澡,心情祥和安靜,又帶了完結后的感恩和放松,來寫寫完結感言,更是感謝一直陪伴染染走到現在,而且還能看完這個完結公告的寶貝們。

    四個月,120天,這在男頻的字數和時間里,都算是小兒科,但每一天每一章,染染都認真對待,希望給寶貝們一個不一樣的靈異鬼夫文。

    對于我來說,我本身喜歡添加懸疑因素,又是第一次寫靈異,所以寫的比平時要更累,更艱辛,但我可以說,這本書在更新上,我問心無愧,至于年后更的章節少了,也請寶貝們諒解,算是節后綜合癥吧。

    至于過程和結尾,尤其是結尾,可能不盡如意,更有些寶貝覺得結尾不在意料之中,屬于爛尾……對我來說,結尾就是給書中人物每個人一個應該有的結局和宿命,這些宿命和結局有一開始就既定了的,也有中間忽然想要反轉的……

    無論如何,很多寶貝都是抱著包容而客觀的態度對待翻滾和染染,群里的寶貝們更是一如既往的鼓勵和支持,染染也希望用自己的勤奮和努力來打動所有支持到現在的寶貝。

    在這里,染染謝謝你們!

    好了,別的不多說了,寫完這一本后,染染還會啟程,還會寫下去,只希望一本能比一本成熟,一本比一本穩定。

    最后,還是上一章附加語說的,搶到這一章沙發的寶貝,我會附送一張電影票,請加我私人qq492953991,告訴我具體地址,和你最近最想看的電影思密達。

    愛你們!

    ps:因為公告可能被盜版,所以只有vp用戶,才能得到電影票,特此聲明!

    因為先讓編輯幫我過了完結申請,才發文的,才發現居然要發2500字,所以掛上好基友的文文嘍,她文風華麗,文字有毒,讀了都會喜歡的,我先掛上試讀章節:

    據《洗冤集錄》載:凡男子作過太多,精氣耗盡,脫死于婦人身上者,真則陽不衰,偽則萎。此謂曰:作過死。

    “作過死!绷帜桨渍f這話的時候,扭頭看一眼哭鬧不休的婦人。

    新婚當夜,兒子暴斃,這婦人的一股子怨怒都發泄在新媳婦身上。奈何事已成定局,非毒殺身亡,而是作過死。

    衙門快速結了案,世間瑣事無數,能管得了多少。

    江南梅雨季節,陰雨連綿。

    撐一把油紙傘,細語泠泠而下。傘面上幾朵潑墨蓮花迎風綻放,青柄翠竹,碧綠如玉。傘托上懸著一只柳藤編制的環扣,綴一只紫銅鈴鐺。

    風一吹,響音清脆。

    “師父?”小徒弟暗香追上林慕白,也撐著一把蓮花傘,只是沒有底下的柳藤環扣和紫銅鈴鐺,“小媳婦怕是不好做人了,如此一來十里八鄉都知道她這廂命硬福薄,克夫之數!

    林慕白頓住腳步,油紙傘遮去半張容臉,只見薄唇微啟,“多嘴!币羯謇矢蓛,卻也言簡意賅。

    “師父,前面躺著一個人!卑迪沲久。

    路邊有個衣衫襤褸的男子倒伏在地,面色青紫,看似快不行了。

    林慕白蹲身扣住男子的腕脈,而后按了按他的腹部,“暗香,去取點人中白來與他喂下!

    暗香應了一聲急忙跑開,不多時便回來了,手中拿著一個小碗,碗里盛著黃湯,快速的掰開那人的唇瓣,強行灌了下去。剛灌下去,那人“哇”的一聲,將腹內的雜物吐了個干凈。

    “好了,死不了,咱們走!辈蛔鋈魏晤D留,林慕白轉身就走。

    聽得這話,暗香也緊跟著離開,邊走邊回頭,看那男子掙扎了許久總算站了起來,站在雨里盯著她們的背影看。

    “師父,臭!卑迪汔絿佒谱约旱氖。

    “童子尿是個好東西,人家都能喝得,你還嫌臭?”林慕白音中帶笑。

    “師父,方才那人什么?”暗香復問。

    林慕白頓住腳步,“脈象虛浮,腹脹如鼓而僵硬如鐵,實乃內疾在身,為臨危之相!

    暗香搖頭,“師父,不懂!

    輕嘆一聲,林慕白修長如玉的手握緊了傘柄,不緊不慢道,“他吃了不該吃的東西,吐出來便沒事了!

    方才那人吐的穢物中,不乏樹皮、草根以及觀音土之類。

    暗香恍然大悟,“沅河決堤,難民無數,想必也是逃難過來的!碧ь^,已至林氏醫館。

    收傘,進門。

    屋內走出一名少年,躬身喚了一聲,“師父!”

    潑墨蓮傘輕輕放下,水珠子沿著傘面源源滴落。紫銅鈴鐺就此息了聲響,四周歸于平靜,只得屋檐處潺潺雨聲,依舊連綿不斷。

    轉身回望細雨,一襲柳色青衫盈盈佇立。

    眉若遠黛卻懶畫,眸若星辰斂微光,一根柳葉狀木簪,隨意挽起青絲少許,剩余墨發輕垂及腰。

    風過衣袂,卓然而清絕,若堤邊柳,似雨中蓮。風骨難掩,一身淡泊。

    指尖輕柔的將腰間一枚玉扣取出,玉扣通體漆黑,如墨暈染,光澤瑩潤而水頭極好。想了想,又小心翼翼的放回腰間。

    “師父,衙門那頭貼出告示,說是恭親王前往云中城療養,途徑清河縣,因為下雨暫作停船休憩,讓百姓少在街上晃悠,免得在恭親王跟前出了差錯!鄙倌戤吂М吘吹姆钌戏胖肿尤~的水盆。

    林慕白洗了手,接過暗香遞上的干帕子拭了手,也不做聲。這少年也是她的徒弟宋漁,與暗香是前后腳入的門。

    “聽說這恭親王最受皇上皇后的寵愛,來咱這小縣,縣太爺怕是要樂壞了!卑迪阏f起那縣太爺,倒有幾分不屑,“估計又能撈一筆!

    宋漁笑著關上醫館的門,“誰不知道縣太爺最喜歡的就是銀子,這樣好的機會不巴結才怪!

    哪知他剛說完,便聽得門外傳來急促的敲門聲,而后是捕頭王略帶慌張的聲音,“林大夫,碼頭那邊出事了!

    暗香開了門,毫不客氣的數落一頓,“你們還讓不讓人休息了,師父剛回來,屁股都沒坐熱又讓出去。早前答應你們,是因為仵作空缺而案情緊急,讓師父暫時接手?扇缃衲銈兛粗,縣太爺壓根不想另找仵作,打量著白白糟踐人呢?好端端的醫館,都折騰得誰都不敢再來。都說林氏醫館出了個女仵作,誰敢去驗尸的大夫手里看?外頭還下著雨,要去你們自己去,別來使喚人!

    捕頭王面露難色,暗香這話確實沒錯,當初仵作離職返鄉,說好了是讓林慕白暫替,可這都大半年了,縣太爺也沒想著另找仵作。

    暗香擋在門口,捕頭王只能往里探了探身子,賠笑道,“林大夫,恭親王剛下船就發現了一具腐尸,把側王妃都嚇著了。如今縣太爺正跪在雨里請罪,您看這事”捕頭王咬牙,“若上頭怪罪下來,別說縣太爺,就連清河縣都得跟著遭罪。林大夫,您就行個方便,這一次就當是我捕頭王求您”

    清脆的紫銅鈴響起,林慕白一身清雅,手握潑墨蓮傘,淡淡道一句,“暗香,備蒼術、皂角、生姜,我們走!

    柳色青衫,重入雨幕,漸行漸遠。

    暗香一跺腳,憤憤不平的接過宋漁遞上的一包東西,撐著傘便追去!

    第二章馥兒,我想你

    江南煙雨柳色新,青竹蓮傘銅鈴聲。

    聽得紫銅鈴聲,遠遠圍觀的百姓便快速的讓開一條道。

    百姓中也有人低語議論,暗香側耳細聽,斂了少許閑言碎語。

    “聽說恭親王的處事方式跟平常人不一樣!

    “噓,不要命了,那可是皇上最寵愛的四皇子,小心割舌頭!

    “……”

    暗香蹙眉,處事方式跟平常人不同,這是什么意思?偷偷的環顧四周,除了陰雨綿綿蕩起的漫天水霧,別無其他。

    “師父,不是說恭親王剛剛下船嗎?人呢?”暗香低聲細問。

    林慕白目不斜視,眸光淡漠疏遠的落在河岸邊的臨時棚子里,那兒趴著一具尸體,還未靠近,便已嗅到一股惡臭。

    “尸體發現之后,不敢移動,只搭了個簡易棚子!辈额^王撐著傘上前,“一直保持原位,等你過來再說!

    林慕白微微頷首以示會意,接過暗香遞上的姜片含在口中。

    暗香將蒼術和皂角置于香爐內焚燒,待煙霧散開,林慕白才緩步上前。

    古人曰:尸臭不可聞,著蒼術、皂角焚燒辟除臭氣,口含姜片,緊閉口鼻以防穢氣沖入。

    所幸這是露天,尸臭早已散了不少。

    “連日下雨,把河底的沉尸沖上了岸。哪知教側王妃瞧見了,當下驚了側王妃!辈额^王輕嘆,“恭親王便在那里,還等著消息呢!

    順著捕頭王的視線看去,碼頭避風處,有大批的軍士佇立,遠遠可見有人坐在那兒,一襲藏青藍色的袍子,雨幕中瞧不清容臉。

    林慕白只是瞟了一眼,便將傘遞給身邊的人,帶上特質的手套,拿白布蒙上口鼻,這才蹲身去看腐爛的死尸。

    因為是水里沖上來的,尸身被魚蝦咬得不成樣子。

    “腐爛得太厲害,已無法辨別面目!辈额^王繼續道。

    林慕白點了頭,“喉管處,頸骨有斷裂痕跡,創口平整,可見下手的力道很準也夠狠,利刃必須十分鋒利。直取性命而沒有傷及其他骨骼,一般人很少能做到這點。其次此人的指關節似乎有些異常,與尋常人不太相似。尸體口齒緊閉,但沒有舌骨?上w在水里泡了太久,我亦不是專職的仵作,目前怕是很難給你更多的線索!

    “那只能帶回去再說!辈额^王蹙眉。

    林慕白起身,褪去手套和遮臉布遞給暗香,轉而取回自己的蓮傘,“你該知道,水中尸最難驗,何況還是死去多時的,我只能說盡力而為?h太爺若想求得更多線索,怕是要請鄰縣仵作的幫忙才好!

    捕頭王拱了拱手,“多謝林大夫!

    吐了嘴里的姜片,林慕白轉身離開,“我去義莊等著!

    “好!”

    捕頭王招呼底下人,“把尸體送去義莊,小心點,別弄壞了!闭f著,快速朝碼頭避風處疾步行去,他還得跟上頭匯報。

    柳色青衫,一柄蓮傘遮去了半數容臉,唯聽得細雨綿綿中,柳藤球下的紫銅鈴隨她的輕晃而微響。

    一聲聲,悠遠綿長,清脆微涼。

    “這雨一時半會停不了,不如請殿下移步,前往下官府中先行住下。側王妃如今心神未定,殿下您看”清河縣縣太爺江鶴倫躬身行禮,小心翼翼的開口。

    可這話剛說完,竟聽得眾人疾呼,“殿下?殿下您要去哪?”

    藏青藍色的身影,沖入雨幕,在雨里狂奔。

    江鶴倫愕然,還不待回過神,身邊的恭親王親隨,皆飛奔追去。一下子,場景亂了套。腳步聲,呼喊聲在雨中混成一片。

    “王捕頭,快快殿下,殿下!保護殿下”江鶴倫拎起官服衣擺,撒腿就跑進了雨里。

    眾人在雨里追著當朝恭親王飛奔的畫面,委實讓人咋舌。

    清河縣的百姓一個個面面相覷,皆不明白這恭親王,抽的哪門子瘋?

    方才一言不發,木訥如樹樁一般的坐著,卻突然撒腿就跑,壓根不給人反應的機會。這為人處事,果然不同凡響。

    下了雨的街道沒什么人,林慕白在前,暗香在后。去義莊的路十分僻靜,一路上的桐花于細雨中散著幽幽的香氣。

    驀地,她駐足雨中。驚覺身后有紛至沓來的腳步聲,伴隨著濺水之音,好似格外急促。幽然轉身的那一瞬,紫銅鈴劇烈震響,林慕白只覺一道黑影突然撲了上來。

    傘下,多了一人。

    身子一暖,她已被人緊緊的抱在懷中。林慕白愣在當場,風吹銅鈴響,這是怎么回事?

    耳畔傳來他略帶顫抖的聲音,低沉暗啞,“馥兒,我想你!

    羽睫陡然揚起,林慕白僵在當場,蓮傘在手,側聽細雨潤無聲。入目,是一眾驚詫的眼神,她成了萬眾矚目的焦點,因為此刻緊擁她不放的這個男人,正是恭親王容盈。百度一下“翻滾吧棺人杰眾文學”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079192.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